首页
多云
今天 2019-12-11
-8 °C, 多云
多云
明天 2019-12-12
-1 °C, 多云
0跟帖

吃天津油条吗?能捅破天那种

  • Coolcashew 发布日期: 2019-11-27 评论: 0 浏览: 3448

如何评价一根油条?什么样的油条才是优秀的?作为业内非著名路边美食品鉴人我装 曾觉得应当是以酥/绵软/筋道这些维度为评判标准。

而在入口感受油条之前,看着面团在油锅里慢慢膨胀,也是一种令男人舒爽的视觉享受。

几十年的认知告诉我们,油条的极限也就那么大了,毕竟锅就那么大。

甚至还有这种“不争气”的

能长到这种尺寸的,就已经配得上一句夸赞。

直到我们看到天津的某些油条,我们第一次在没有吃进去之前,就已经给它打上了满分。

上一次在“长度”方面给我们如此大冲击的食物,是山东大葱。

天津的大油条和山东大葱一样,且不论吃起来口感和味道如何,首先在视觉上就给人以下马威,仿佛在说:嗓子眼儿浅的弱者,不要动一丝征服我的念头。

作为基本和早餐绝缘的新媒体狗,让我们早起的动力源不多,豆浆油条算一个。而当我们盘算油条吃几根的时候,总会陷入买多少根合适的矛盾中。

“买一根不够,买两根吃完第一根的时候,第二根已经软了。作为一个铁血男儿,让我吃一根软了的油条,就像逼我承认我这一生已经不行了。

但天津的油条不会让你有这样的疑虑,一根就够了。售价1到2块钱的油条(果子),一根就可能重达1斤,再加一碗豆腐脑都用不了10块。

郭德纲老师曾说他打小吃天津油条,不够一尺,从别的油条掐半个也要补够一尺给你。要是遇到高圆圆这样的美女,老郭还会用油条来形容她的美貌“买油条应该加送半斤”

在天津,短油条会遭遇到致命的歧视。能够扛得住“卫嘴子”挑剔的油条铺子,必须心怀诚意,把果子做得实在。

相声艺术家马志明和赵伟洲

不仔细看,真以为这是津门老艺术家在演奏什么竹笛还是萨克斯风。

作为一种不曾被瞩目,又频繁出现在中国社会中的廉价早餐,油条其实和当年船舶的往来密切相关。天津、武汉、上海,漕帮汉子的聚集之处,都能看到油条摊儿,实诚和饱满,一如那些在水上卖力气的铁汉子。

“1958年之前,“棒槌馃子”的形状不似现在的模样,是两头并拢,中间成弧形状。卖棒槌馃子的准备一大捆苇子棍儿,食客用苇子棍挑着棒槌馃子走。”

但奇特的是,只有最乐天的天津人,却做出了最彪悍的版本:随随便便的一根,都可能半人高。你甚至觉得揣着它步行去西藏,也不一定吃的完。

肯德基的冰豆浆赢就赢在完全去除了豆腥味,但是它的小油条,实在像是先天残疾。它真正的意义或许是提示你,我这根可吃不饱,必须得买个汉堡再……

在天津人眼里,外地的油条贩子们都是奸商:都是些什么袖珍吉娃娃小矮子?继续引用郭老师的话,那就是“外地的那油条都是在卖铅笔”

到了天津你才知道,买油条最好是运用载具,手提着真的会绊到你走道的腿。

法国人的浪漫是自行车装法棍,那天津人的浪漫就是自行车装油条。

就连亲孙子,都不一定能够享受天津大爷如此的呵护。

“带我孙子我从来不在乎我的速度,我甚至还会左摇右晃颠着他玩儿。但油条不行,我低于80迈,它的质地就会发生剧变,回家泡稀饭就不够脆了。”

宁可脏点也不能捂塌了,在油条界,就是原罪,这是对油条的尊重。

在一篇叫《京城旧俗》的文章里,记载了油条是怎么传到京津冀各地的,原来北京没有油条,天津多制售油条。天津油条初入北京时,老北京不认它,贬称为“杠子”,嫌它太粗。

天津人看到外地的 " 袖珍油条 ",脑子里已经怎么想好跟工商局举报了,个儿小就算了,一咬还一嘴油算怎么回事啊?

天津果子,装它都得用那种雨伞套子一样的塑料袋,虽然经过油炸,吃起来却一点不会腻嘴,放上好几个小时都依然酥脆。

或许是职业习惯吧,看到一排天津的油条伫立在那里,会有种大长腿模特排排站走秀的既视感。

和方便面的宣传图与实际成品的差异不同,天津大油条的美貌和分量,只会比广告上的更优秀,硬到没有两个人结伴吃不完。

它不一定是某种小推车糕点玩的那种庞氏骗局,特别想让你多买点,它只是过不去心里那个坎儿卡在了道德的底线上。实在吃不完你可以掰成两半赠与办公室最能吃的那个人。

“每次吃过都感觉被蒙头一棍,让我感到自己更加硬汉了。”

经常吃天津小吃的人可能发现,他们就像是粮食局的,路边摊每天都在上演淀粉华山论剑,俗称“面裹面”。

所谓“面裹面”,其实就是把不同做法的两种面食mix在一起,既解决了原材料单一尴尬。就连油条都能当成了煎饼的配料,卷到那片面糊宇宙里。

大饼夹炸糕吃,煎饼果油条,馒头就饺子,烧饼配锅巴菜,烧饼夹炸糕,也难怪郭老师能想出“大饼卷米饭就着馒头”这样的包袱……

其实这都跟码头文化有关,重体力劳动者们需要高盐也需要高糖。天津的嘎巴菜、上海的油条咸豆浆、武汉的鲜鱼糊汤粉都是盐分加碳水。

面裹面这种吃法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产生的,大饼馃子这样的早餐,可以支撑高强度的劳动,是真正的中式快餐,便携管饱,吃完就立刻回血。

而天津这座美食之城也从骨子里透露着一种实惠。仔细一想,你会发现他们不止油条大!

有一种外观和油条类似的小吃,你同样无法一口吞下单手掌握……

或许只有西班牙的吉拿棒(西班牙油条),可以和天津油条正面刚一刚了……

天津人阔绰和手笔是骨子里的讲究,任何抠抠搜搜的行为,都是丢这座东方不夜城的脸。


来自: 
男人装
加载中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