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连绵阴雨
今天 2019-08-25
14 °C, 连绵阴雨
中等
明天 2019-08-26
14 °C, 中等
0跟帖

民办幼儿园没被叫停,但谁还能办呢?

  • 卡城东东 发布日期: 2019-02-10 评论: 0 浏览: 3406

当前早教市场的主流是民办幼儿园。政府要求绝大多数民办园成为非营利机构,其结果必然是民营资本流出,市场萎缩。如此粗放的引导模式到头来是把压力全部留给了政府自身。在行政干预下,将曾经的暴利行业一下子打压成微利行业,似乎有些步调过猛。


目前,很多家长都在为低龄孩子寻找春季入园的途径,而2019年9月秋季入园的问题,也已经成为另一部分家庭的重中之重。

然而幼教市场的供需矛盾并没有解决,入园难、入园贵仍是主旋律。

2018年11月教育部转发《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》,在幼教业界掀起轩然大波。

尽管后来媒体一再更正市场的“误读”,强调“民办幼儿园没有停办”,但限制私人资本进入幼儿园经营领域的政策导向却是清晰可见的。

这份中央文件特别强调“遏制过度逐利行为”,甚至要求“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”。

“遏制逐利”显然是应对近十年来国内幼儿园的“暴利”发展。

幼教一直被认为是教育行业的刚需、“风口”,民营资本带动下的连锁店此起彼伏。

而拐点出现在2017年底,某境外上市的早教集团下属的幼儿园被曝虐童,教育部随即对全国幼儿园做突击清查。

教育资本的疯狂扩张反而带来了“去教育化”的背道而驰,资本的逐利性与教育的公共产品属性必然发生激烈碰撞。

在资本面前,一切指向业绩、效益、利润,除了扩张、再扩张,别无选择,而所谓“教育产业”也只剩下“产业”,却淹没了“教育”。

不过,需要注意的是,在中国的市场经济领域,政府产业政策仍然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,此次红头文件的主旨还是“救火”模式的“硬着陆”。

文件要求,到2020年,公办幼儿园和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在园幼儿占比达到80%,同时提出公办幼儿园数量达到总量的50%。

从这些数字可以看出,当前早教市场的主流是民办幼儿园。政府要求绝大多数民办园成为非营利机构,其结果必然是民营资本流出,市场萎缩。

与此同时,幼儿园数量不足的问题仍然无法得到彻底解决,因为政府能够直接控制的公办幼儿园也只能满足部分市场需求。

其实,在早教领域私人资本扩张时,幼儿园的数量正在随着市场需求的上升而不断增加。出现违反教育规范、突破道德底线的恶性事件后,政府本可以因势利导,以法律、法规的形式规范幼教市场的经营管理,对违法、违规者予以相应处罚,同时鼓励合法、合规的幼教集团继续发展。

而当前的做法,完全是一厢情愿地以行政手段要求民办幼儿园向“非营利”转型,从而实现政府的业绩考核目标。

在这种背景下,谁又会按照政府的指令积极投资幼教市场,然后放弃利润做普惠园呢?

如此粗放的引导模式到头来是把压力全部留给了政府自身。

要知道,义务教育阶段的优质中小学资源还面临着政府投入不足的难题,比如国务院三令五申的教师待遇,在义务教育领域之外的学前教育增加投资的难度更是可想而知。

这样一来,幼儿园的数量可能因为资金投入不足而无法快速增长,供给不足的矛盾仍会持续发展。

在行政干预下,将曾经的暴利行业一下子打压成微利行业,对幼教而言,似乎有些步调过猛,不符合市场的供需关系。

作者简介:赵刚(Andrew)

国际教育知名专家,英国格拉斯哥大学MBA,著有《留学的逻辑》《到英国去》《欧洲情调之旅》。资深自媒体人,获评网易号“2018态度风云榜年度耕耘作者”、腾讯教育“2017年度最具价值自媒体”、一点号“2017年度耕耘奖”、搜狐“2016年度留学类自媒体人”。


来自: 
赵刚Andrew
加载中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