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部分多云
今天 2019-08-17
16 °C, 部分多云
中等
明天 2019-08-18
20 °C, 中等
0跟帖

长篇纪实小说《漂泊的钻塔》039

  • Coolcashew 发布日期: 2018-05-05 评论: 0 浏览: 3390

事情弄到这一步,便悄悄带了保姆,轻车简从赶回安塞老家以避暑为名遥控指挥,然而十多天过去了,却毫无进展,正当老**束手无策,急得在延边河畔乱跳时,恰恰碰上了和老人家一样心情烦躁的我,一老一少相互倾诉,竟然意外的相互满足了对方的诉求。
老**知道“树大招风”,明白这件事如果再由他,或者他的女儿、女婿抑或是战友、部下出面的话,情况就会越糟糕。相反,如果这件事由红脸这样一个与地方行政毫无关系,与他们家八杆子打不着,纯粹与此毫无关联的人来办理的话,说不定他的儿子就会平安无事的回家来。
实际情况和老**预想的几乎分毫不差。红脸答应了老**的要求,立即宴请了公司负责安塞油田区块的对外关系协调员,一位专门负责企地关系协调,整天穿梭于当地政府要害部门,黑白两道都吃得很开的官场老油条,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详详细细地复述了一遍之后,许以绝对丰盛的报酬,直到把老油条乐得合不拢嘴,一再拍胸脯打包票后才罢休。为了防范老油条只拿钱不干事,红脸还专门把我从钻井施工班组中抽出来,指派到老油条身边当马仔。老油条办事还真不含糊,他上午宴请了主办小伙子一案的**局干警,下午又在同一个酒店同一个包间请了当地一帮小混混,当场就确定了一个分进合击的战略,采用车轮大战的战术将人员分成八批,制定了详细的时间表,把责任落实在了人头。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围剿老街痞的战役正式打响,老油条坐镇在延安邮政大宾馆的豪华套间里利用大哥大遥控指挥,那真是一场现代版的触龙说赵太后,记得那两天是我最兴奋的时候,每天都激动得想大哭一场。而老街痞家里更是人满为患,说客盈门,这一批前脚刚走,接到老油条电话指令的下一批跟勾子就来。不要小瞧了这一帮小混混,这些人在当地手眼通天,干好事找不到,干坏事却一个顶三,这些人有的讲理,有的说情,有的威胁,有的利诱,更有甚者竟然还拉来了老街痞八十多岁的老母,连续几日的车轮大战下来,搞得老街痞痛不欲死,家里更是乱成了一锅粥,妻子哭,老母骂,任老街痞是百炼之钢也架不住这么多人的轮番折腾。据说老街痞尽管满身的坏水却伺母至孝,实在招架不住后,当众跪在老母面前长叹一声,双泪横流,不得不撤诉。
这一件充满传奇色彩的故事,如果不是亲眼目睹,说甚么我也不会相信,可是却的的确确地存在在我的身边,发生在我的眼前,而绝非写小说编故事的人坐在电脑前面就能臆想得出来。
可想而知,这事对于我当时的心理冲击是何等的强大。
我终于发现,在社会上,一个人的家世背景的确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,“学好数理化,不如有个好爸爸”这话并非没有一点道理,但这个作用,这个道理的绝对值是中性的,如果你立得正,行得端,这个值就会是个正数,就会帮助你比别人更容易成功。反之,如果你的行为有失检点,做出了有辱家族名誉的事情,那么,这个值就会成为一个负数,值数越高,负面效果也就越明显。人在社会上混,无论你的身份有多高贵,靠山有多强硬,关键时候还得看你自己的表现。如果你自己不争气,多硬的后台也帮不了你,如果你足够强的话,完全可以依靠自己的力量获得成功。
可是,当时的我远远没有认识到这一点。

加载中...